当前位置:乐搜资讯网 >> 时尚 >> 文章正文

精英社会鄙视链

发布于:2021-02-23 被浏览:4200次

范主说:越比越扎心

不久前,马斯克用推特给一个名为Clubhouse的美国实时语音社交应用带来了活力。

和Musk的聊天室总是一瞬间爆满。他的课题包括移民火星、脑机互联、比特币等等。情人节那天,马斯克还在克里姆林宫的推特账户上留言,建议普京在俱乐部会所与他交谈。

在硅谷钢铁侠的帮助下,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的Clubhouse,在科技界、风险投资界、货币圈迅速走红。各行各业的精英争相挤进马斯克和扎克伯克的房间,与大榭“同在一个包厢”

这次操作之后,会所的邀请码居然在eBay上被炒到了100美元!如果拿不到“爱情号牌”,就意味着跌入精英社交圈的鄙视链底部.

这个APP之前在国内火了一段时间。诸樊今天也通过这个APP和大家聊了一下,看看精英的社交圈有什么,有什么样的鄙视链~

精英交流会

会所vs外国私人俱乐部

会所爆炸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诞生于疫情期间,取代了很多线下的“精英交流会”。

要进入会所的“上流网民”圈,必须满足三个硬性条件:拿到邀请码,有苹果手机的北美ID,英语交流无障碍。最好谈谈科技,区块链和人工智能。

但也有人认为会所可以形成鄙视链,但因为远离真正的“精英交流会”,——门槛不高,方便打造“精英人士”.

比会所高一级的应该是科技界的年会和颁奖典礼。参加这样的场合,即使不能像老大哥一样在聚光灯下翻翻PPT,第一时间拍名人照片或者在社交网站上欣赏现场照片,也能感受到“才华横溢”。

那么站在鄙视链顶端的精英交流会是什么呢?

其实国外有不少高级私人俱乐部,为真·精英提供社交场合。想要加入,不仅需要缴纳高额会费,还必须有多名会员推荐,经过家庭背景、工作学历等多方审核。对于大众来说,这些俱乐部总是带着一丝神秘感。

范主在英国出差的时候,就参观过成立于1869年,是英国顶尖的私人俱乐部之一的Hurlingham club。

这个俱乐部拥有约13000名会员,必须有老会员退出或去世,才能加入新会员,而且还要由两位现任会员提出并附议,目前有30年的waiting list...

总的来说,无论国内外,真·精英交流会的门槛都非常高,是大部分普通人比较难触及的~

· 顶级校友圈 ·

世界名校校友 vs 本地大佬同学会

在精英的生活里,混校友圈也是很常规的操作。

一流精英大多有世界名校(综合类的如哈佛、剑桥、哥大,专业类的如沃顿商学院、麻省理工)求学经历,不仅校友、导师里大神云集,就连退学肄业的都是神仙级别

扎克伯克就是在哈佛认识了妻子普莉希拉·陈、室友兼创业伙伴达斯汀·莫斯科维茨等一群,对他来说非常“有用”的同学校友。

同时,扎克伯格还是另一位同学山姆·莱辛的“贵人”。山姆之前创立了一个在线文件分享服务平台Drop.io ,这个项目发展的一般,就被老朋友小扎的Facebook收购了...

除了科技圈的精英校友联盟,政界校友的“互助”关系就更典型了。

在拜登之前,美国一共经历了45任总统,有资料统计过,其中只有12位没有读过大学或获得学位,其他大部分都是名校毕业。

奥巴马当年竞选美国总统时,就得到了超过20位哈佛校友的经济和法律赞助,被称为“ Harvard crew”,而当他当选后,又把重任交于校友。

比如刚开始筹备参选时,无从下手的奥巴马找到了之前的大学同学、美籍华人卢沛宁帮忙。后来奥巴马竞选成功后,卢沛宁就被任命为白宫内阁秘书长…

可见圈子和人脉对精英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吸引,而名校拥有了数不清的人际资源,能为精英提供丰富的社交圈,认识更多更优秀的人,为今后的自身发展拓宽道路。

So,很多国内大佬,也会在事业巅峰期选择去世界知名学府留学。

比如王石,就曾在50多岁时成了哈佛大学的学生,选修资本主义思想史、城市规划与投资管理以及新能源经济政策。

大概是名校的光环和吸引力太大,结束了“哈佛时光”,他又转而前往名气相当的剑桥大学,研究“犹太人的东亚迁徙史”,后来还去了以色列学习~

图为王石在以色列留学期间

刘强东当年也是在京东发展得如火如荼的那年,突然去哈佛商学院学习,之后又去哥伦比亚大学待了4个月。

众所周知,哈佛商学院是全球政商界人才的“输出口”,而哥伦比亚大学是出过奥巴马、罗斯福等校友的美国常春藤名校。两所学校的人脉资源都非常顶级。

和世界名校校友圈相比,国内本地大佬在自己圈子里搞的“同学会”,都日渐低调起来了(比如由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CEO班的大佬们组成的华夏同学会,还有这几年比较火的湖畔大学校友)

不过精英校友圈,能拉资源也有坑。像曾经风光的贾跃亭,就邀请过50位商学院校友去乐视大厦聚会,最终靠其中十几位同学的支持,拉到了6亿美元投资,不知道这些同学后来有没有后悔…

· 大佬饭局 ·

诚邀贵宾 vs 花钱买门票

参加各种名流饭局,也是精英的一种社交方式。

鄙视链顶端的,当然是“私交局”。越不正式,说明level越高,关系越铁。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这对“基友”,他俩在香港旅游的时候,巴菲特提出请比尔盖茨吃麦当劳,还是用优惠券请客

如果不能参加非常显私交的饭局,那在“一般”正式剧中,则展现出自己是组局者的“诚邀贵宾”。

可以参考下郭台铭举行家宴的合影,王石、田朴珺在照片中,显然就是“座上宾”的位置

或是像奶茶妹妹那样,和比尔·盖茨吃饭的时候,飙飙英语,营造出一种相谈甚欢之感。

当然了,在精英圈子里,也有花钱可以买到的“名饭局”门票。

其中最出名的是“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慈善拍卖活动。这个活动2000年就开始了,拍卖的钱将捐给慈善机构,用于帮助当地的穷人和无家可归者。

如果出于对慈善事业的支持+和股神聊聊天,也还好。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当年就被段永平带着,参加了他用60几万美金拍下的巴菲特饭局。

不过有些操作就让人尴尬了。像币圈名人孙宇晨也买过巴菲特的饭局,先是微博高调“官宣”自己以4567888美元天价,竞拍赢得了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不久后,又说自己得了肾结石只能爽约。

虽然爽约6个月后,孙宇晨终于把这顿饭吃了,据说还送了巴菲特一枚比特币,但整个“约饭”过程,确实是让人相当迷惑…

· 名利场 ·

C位出道 vs 照片被裁

最后再简单说说精英阶层混名利场的鄙视链。能和大明星交好、现身慈善晚宴,或是前排看秀、客串大片,都能证明精英的人脉之广、实力之强。

人称“私募界巴菲特”的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就跨界赞助过Met Gala,和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多纳泰拉·范思哲、蕾哈娜都有同框,照片里还出现了乔治·克鲁尼的老婆Amal,果然名流都是一个圈

70岁生日时,又花费了两千万美金,邀请政商界的好友,在自己的棕榈滩豪宅庆祝,地点紧邻川普拥有的知名海滩俱乐部Mar-a-Lago,伊万卡和老公库什纳也参加了。

鄙视链顶端的女精英,则是聚会合影中的“C位”霸占者,这一点在阔太圈里尤为明显。

如果是专门为某个人组织的party,那么TA基本就是合照主角。以阔太黄泳霖的生日合照为例,从综合出身和背后财力来看,前排最左的邱咏贤要比黄泳霖高一些,但因为这是黄泳霖生日,所以她妥妥滴坐中间。

但如果没有特别明确的“主角”,那就先看出身,再看财力,谁这两方面都占优的,谁就可以优雅地做焦点。

像这张照片里,虽然基本都是亿万媳妇,但相对而言,邱咏贤在没嫁人之前就是豪门千金,所以拍照待遇自然不一样些~

而贾跃亭风光那几年,原本就在娱乐圈的甘薇,在名利场上也相当吃得开。以她为中心的“泰迪姐妹团”,经常开化妆派对,为大家创造话题。

乐视手机的发布会现场,泰迪姐妹团还带着家属去站台。不过等贾跃亭的PPT讲不下去以后,泰迪姐妹团也被风吹散,众星捧月场面已经不复存在。

除了站位“尊卑有别”,精英晒照片的方式也暗藏玄机。《三十而已》里,女主和太太圈合照惨遭截图,已经给吃瓜群众上过一课

不过,也并非每个精英,都遵守这样的“社交规则”。

比如身家974亿美元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就性格内向,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甚至后来公司的开发者大会演讲都不参加。退休之后干脆就进入了隐居状态,整个人几乎销声匿迹了。

还有因为当首富才被大众所知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也是低调到极点,“出名”之前很多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改怎么念。

可以说,真正社交鄙视链最顶端的人,往往是深藏身与名,但江湖一直流传他们的传说~

精英社交圈就给大家扒到这里,你对此有什么感想呢?欢迎留言讨论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部分来自视觉中国

商务范出品:编辑 Josie | 运营 Eva

来源微信公众号『商务范』(微信号:bfaner)

标签: 精英 校友 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