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搜资讯网 >> 文化 >> 文章正文

没有成为日本的“古美门律师” 小林正弘找到了他在中国的生活

发布于:2021-02-21 被浏览:5120次

小林正弘学生时代曾被不良少年骚扰。当时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很难打,所以想用另一种方式伸张正义;我从事法律工作的父亲让他相信法律是有力量的。然而,司法考试的多次失败让他怀疑自己能否走上这条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来到了中国。当他登上长城时,建筑的宏伟和人的渺小,过去的失败在眼前壮丽的景色下显得微不足道。于是他重新组合,入乡随俗,在中国寻找自己的人生故事,在那里他的安心就是我的故乡。(注:古美门先生来自日本电视剧《胜者即是正义》(法律高),是经典的日本法人。).

小林正弘的纪录片《此心安处》。

小林的老家在日本仙台,一个和其他国家的人不熟,而在国内却家喻户晓的地方,因为那是鲁迅读书的地方。小林的家在东北大学旁边,东北大学的医学部原是鲁迅学医的仙台医学院。现在在仙台读书的中国留学生还是很多的,过去也有中国学者交流过思想。住在附近的小林,接触过很多中国人。

小林的妈妈照顾东北大学的海外研究员宿舍和东北大学的中国学生。她还把她的家变成了一个文化交流的地方。大家一起做包子饺子。小林对中国的第一印象大多来自这些人。甚至后来是一个语文老师建议他来中国发展。老师对他说:“中国的法治近几年发展很快,你可以找机会。”。

小林在清华大学门口。

当时,小林政广正与日本司法考试纠缠不清。为了从事法律工作,考取了日本创价大学法律系,在校期间参加考试。但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时机不对。他一次又一次考试不及格。每次考试前,他的老师,创价大学前校长金诺辅都会写书法鼓励他。创价大学是由中日友好的“和平使者”池田大作创办的。学校迎来了新中国第一批留日学生。学校的口号是“发现你的潜力”,发现你的潜力。经历过几次挫折的小林可能终于明白了这句话,于是他接受了语文老师的建议,于2008年来到中国。

登长城而郁气顿消,清华园见证成长

登上长城后,他之前的挫败感突然释放。“我认为中国人努力建造长城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和日本比起来,日本在一个小岛上,另一个世界那么大。你可以在这里更加努力。”

小林的毕业照博士(中)。

他先是去清华大学对外汉语教学中心学习汉语,毕业后继续在清华攻读法学博士学位。小林说话有条不紊,眯着眼睛,语气温和。时间长了,听话的人觉得困,但他不太害羞。虽然不是很主动,但是他喜欢别人主动找他。在中国,他遇到了许多向他伸出援手的人。

他喜欢和中国同学一起打羽毛球,串在一起,在五道口漫步,也抓住机会和同学一起在片场客串。在张莉导演的电视剧《少帅》中,他和三名日本留学生分别扮演了三名日本记者。小林说是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画室里,里面的陈设让他非常吃惊。发型师从上世纪初开始改变发型,穿上衣服。整个拍摄下来,他们获得了700元的收入,很开心。

小林也是清华大学“迪卡侬咖啡”的常客,这里接待了很多外国留学生。老板娘西西里在咖啡馆准备了很多绘画素材。清华美院的学生有时会来画画,小林也加入进来。长此以往,两人成了朋友,积累了信任。

one-p">

小林正弘和拾年咖啡老板娘合影,图中是小林绘制的珠穆朗玛峰。受访者供图

上学期间的某天,清华大学宿管发现有位日本留学生晕倒在了宿舍,便联系了同为日本人的小林。在医院需要两万块钱押金时,小林多方筹措,但一时也难以凑齐,于是他联系了西西里,对方便毫不犹豫地拿着钱到了医院救了急。在这个过程中,小林一边守在ICU门口,一边联系同学的家人。

清华园也见证着小林和妻子的爱情。学习日语的缘故,妻子小崔结识了小林,在上了几次课后,两人慢慢产生情愫。小崔曾就读于清华美院,这与同样喜欢画画的小林产生关联。他们一起看画展、去拾年咖啡、去更远的中国城市旅行,就这样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正视历史面向未来,日本小伙在中国找到爱

小崔的家乡在山东聊城,抗战时发生过“聊城保卫战”,遭遇过血与火的洗礼。种种历史原因让两人的结合在一开始就困难重重。

小林与妻子小崔。

小林与女方家长的第一次见面就进行了很严肃的对话,“他(岳父)介绍了一下他们当地人或者亲戚的事情,对日本人的情绪是什么样的。他们说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所以讲这些事情的,而是如果你想跟我的女儿结婚的话,要接受这样的事实。”附带的还有两个条件,一是要在中国居住,二是要在北京找工作,小林当场答应了下来。

小林所毕业的创价大学的创办人池田大作一直致力于维护和平、反对战争,学校里至今栽种着的“周樱”和“周夫妇樱”就是这所学校对于两国和平的希冀。毕业于这所学校的小林对于这段历史有着清醒看法,他在采访中不避讳用“侵略”这样的词汇去讲述。他觉得要和一个中国的女孩子结合,就必然要正视历史,这样才能有未来。

小林在家里。

小林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分享“北京的街角”的推送,里面都是生活在北京的日本人拍摄的北京,有风景也有美食,还有偶然发现的家乡风物,某家正宗的日料店,卖日本传统用品的商店乃至工作机会。

他说来中国后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日本人了,“如果我没有自我的话,就可能被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如果完全被同化了的话,我也没有生活在这边的价值了。我想在北京作为一个日本人产生自己的价值。”于是,小林成了中国和日本的桥梁。

小林在公司与中国的同事们。拍摄场地:中誉威圣律师事务所

在他所在的律所中,他负责对接中国与日方公司,为双方提供服务。小林的同事们说他是个认真效率又高的人,但不像一些刻板印象里的日本人那样严肃,该放开的时候他也放得很开,在他身边不时能听到笑声,大家都很乐于跟他一同工作。

成为奶爸,国画、京剧熏陶一样不能少

走进小林的家里,你会感受到一种中日文化交融的感觉。桌上悬挂着毛笔,墙上展示着书法,客厅和阳台的交界处是日式风情的木质隔断,罩着白色的布料,上面是千纸鹤图案的花样。小林用日语跟女儿苗苗说着话,女儿用中文回答着,交流间毫无隔阂。小林说苗苗中文没问题,但日文不太好,他在家里努力创造着日语环境,这样在和日本的奶奶视频时可以更好地沟通。

小林夫妇和朋友一家看女儿苗苗表演京剧。

相比学习日语,小林投入了更多精力让女儿学习中国文化。因为姥爷喜欢京剧,于是苗苗就去学习了京剧。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摆着她穿着戏服的照片,手机里存着的也有不少她现场表演的视频。小林很喜欢拿着手机给人看女儿的表演,一副骄傲的表情。除此之外,他还带着女儿去学了国画。他觉得在中国能学到最正宗的国画,希望女儿能得到熏陶,这样长大后的人生能够多姿多彩一些。

妻子小崔说小林极大地缓解了她的教育焦虑。在周围的中国家长都在给孩子打鸡血的时候,小林选择让孩子学京剧画国画,他觉得孩子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比一切都重要。妻子形容小林:“我觉得他就像船的锚一样,不管我在海上怎么漂,他都是永远给我感觉最安定的锚。”

小林家里的合影。

疫情期间,幼儿园停课,小林与妻子轮流在家照顾女儿,小林会给孩子做咖喱饭、紫菜包饭、意大利面,他了解女儿的口味和喜好,也会带她到周围的公园玩耍。小林介绍,在日本,男人下班了就可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喝茶,但是在中国,因为是双职工家庭,所以夫妇二人互相帮助,在家务上也相互分担。“我主要承担一些准备早餐的工作,还有打扫卫生、洗衣服、晾衣服、叠衣服,更重要的事情则是由领导来决定(笑)。”说着“领导”二字,他看向了妻子小崔。从这一刻,我觉得他是真的变成一个中国女婿了。

新京报记者 吴龙珍

校对 赵琳

标签: 小林 中国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