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乐搜资讯网 >> 科普 >> 文章正文

熬夜第二天会难受!最新研究:熬夜可能会让你抑郁

发布于:2021-02-20 被浏览:4819次

哎,春节过后,朋友圈又来了一波新的新年旗帜,比如“早睡早起”“健康生活”。

但一直以来,熬夜、晚睡似乎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常见标签,年轻人因为加班、玩游戏、刷视频和写论文而熬夜是很常见的。

其实熬夜,睡懒觉,作息不规律,对人体伤害很大。浅色的会导致人有“熊猫眼”(即黑眼圈)、白天感觉疲劳、皮肤干燥等。重的会引起人的免疫力下降,肝功能异常,慢性疾病等。

现在,密歇根大学医学学术中心的一项新研究发现,长期不规律睡眠、晚上熬夜、晚上睡眠时间较少,甚至可能会增加一个人患抑郁症的风险。

2月18日,科学杂志《NPJ数字医学》发表了一篇相关的研究论文,题目是“睡眠参数和抑郁风险的日常变异性:a培训医师的前瞻性牛郎研究”。

(来源:NPJ数字医学)

研究人员发现,相对而言,每天睡眠时间不规律的人,以及前一天晚上熬夜或早上很早醒来的人,第二天的情绪都比较糟糕。

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密歇根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专家郁芳说:“先进的可穿戴技术使我们能够以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和更准确的方式研究心理健康行为和生理因素(包括睡眠),这为我们开辟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探索领域。我们的研究结果不仅旨在指导个人睡眠习惯上的自我管理,也可以为机构的排班结构提供参考

睡眠不佳,或增加抑郁风险

睡眠具有多维结构,睡眠的质量、持续时间、连续性、昼夜节律和规律性都是评价睡眠健康的参数。“晚上不睡,白天虚脱”不是危言耸听。生活经验告诉我们,睡眠质量直接影响第二天的精神状态和健康。

(资料来源:Pixabay)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睡眠不仅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参数,而且“睡眠-醒来”时间表的稳定性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在评估各种条件下睡眠的影响时,一些相关研究倾向于将睡眠健康减少到一个单一的、总结性的参数(如夜间睡眠时间),并通过回顾性和主观的询问得出结论。

大多数研究依赖于自我报告的评估或传统的客观睡眠测量,这仅限于横断面时间框架和小队列数据分析。为克服传统研究方式存在的数据可靠性问题,Yu Fang 等人在该研究中招募了 2100 多名实习期医生作为研究对象,使用腕戴式、多感官的可穿戴睡眠监测设备,实时监测了实习期医生的睡眠、情绪和其他活动数据,保证了实验数据的客观性。

该研究还采用瞬时评估的方法,要求受试者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上报告每天的情绪,以避免受回忆偏见影响对情绪评估造成的误差。研究人员设计了9份患者健康问卷(PHQ-9),调查医生实习期间的抑郁情况,受试者每季度接受一次抑郁症状测试,以便及时掌握他们的健康数据。

郁芳是该团队对实习期医学住院医师的情绪和抑郁风险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研究,他们所进行的研究收集了医生实习年开始前两周的数据,并在实习年期间平均收集了近四个月医学博士斯利扬森领导的“实习生健康研究”小组的成员

的监测数据。

Sen 教授指出,他们团队此前的研究发现新入职医生具有很高的抑郁症患病风险,而此次 Yu Fang 等人的研究正是在此基础上,结合其他潜在因素进行的一项研究。研究人员假设,睡眠时间的减少和“睡眠—唤醒”时间的变异性增加将随着受试者进入实习期而过渡,睡眠时间的缩短、睡眠持续时间的变化以及睡眠时间的变异性增加,会与情绪低落和抑郁症状相关。

(来源:Pixabay)

结果发现,对于实习期医生而言,总睡眠时间和唤醒时间的较大差异与抑郁症的发生相关。具体而言,每天减少睡眠时间、推迟睡觉时间、提早唤醒时间以及总睡眠时间和唤醒时间的较大变化,都会对他们第二天的情绪产生有害影响,且个体不同的睡眠指标可能比由于昼夜节律紊乱导致的昼夜睡眠不足更不利于精神健康。

睡眠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因素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密歇根医学的神经病学副教授和睡眠障碍中心的医生 Cathy Goldstein 博士指出,现在有数百万人在使用可穿戴设备来评估睡眠,包括研究中使用的 Fitbit 设备、其他活动追踪器和智能手表。

Sen 教授说:“这些发现突出了睡眠一致性是针对抑郁症和健康问题的一个未被充分认识的因素,该研究还强调了可穿戴设备在理解与健康相关的重要概念方面的潜力,而我们以前无法大规模地研究这些概念。”

Goldstein 表示:“这些设备首次允许我们在不需要用户付出任何努力的情况下,记录长时间的睡眠数据。尽管初步工作表明,消费者追踪器的性能与FDA批准的临床和研究级腕动仪(actigraphy)类似,但我们仍对其预测睡眠的准确性存在质疑。”

该团队指出,这项研究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如研究所使用的可穿戴睡眠监测设备在睡眠监测方面还存在技术壁垒,研究中没有评估多相睡眠模式对情绪和抑郁的贡献,实验中还缺乏对于体力活动时间、咖啡因的消耗等潜在影响因素的分析。

然而,研究人员也表示,研究中相对年轻的群体平均年龄在 27 岁,同时拥有大学和医学学位,他们并不能代表更广泛的人群。然而,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工作量和日程安排,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假设的群体,但希望今后的研究可使用类似的设备和方法,研究更加广泛的人群,进一步验证关于睡眠时间变化的研究结果在其他人群中是否成立。

Yu Fang 指出,幼儿的父母可能是另一个重要的研究群体。她开玩笑说:“我也希望我 1 岁的孩子能了解这些发现,每天在 8 点 21 分叫醒我"。

(来源:Pixabay)

我们正处于全球互联的新时代,在享受随时随地工作、社交的同时,也往往会牺牲掉充足的、持续的睡眠。研究人员表示,即使在较小的效应范围内,该研究结果也具有临床价值。通过将睡眠时间和时间的变化确定为与情绪相关的潜在因素,这种可改变的行为可以被更广泛地考虑,作为优化一般成年人群心理健康的多种方法的一部分。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746-021-00400-z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1-02/mm-u-iss021721.php

https://medicine.umich.edu/dept/sleep-disorders-centers

https://www.internhealthstudy.org/

https://floridanewstimes.com/irregular-sleep-schedules-associated-with-feeling-sick-and-depression-studies-show/142088/